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瓦吉吉村走出第一个女大学生:“我会把村里的孩子一个

发布日期:2020-09-19 05:28   来源:未知   阅读:

  轮到阿尔克洛时,他思量了很久,在笔尖落下“人中豪杰”和“傲雪”。这几个字,代表了他心中的阿尔克洛。他希望以这幅笔墨鼓励她生当作人杰。

  担心辜负全村人的期望

  望着眼前漂亮的建筑,阿尔克洛的心情好了很多,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

  凉山美姑县瓦吉吉村走出第一个女大学生

  “我会把村里的孩子一个一个带出去”

  被四川民族学院录取为少数民族本科预科,阿尔克洛最感激的是坚持送她念书的母亲。2014年,阿尔克洛的母亲坚持送她和哥哥前往140多公里外的越西县大营盘学校求学。

  她好想悄悄地去考试,再静静地等待结果。她想要的是像花蕾一般默默成长,绽放时自动宣布喜讯。但是,作为村里的大学生“种子选手”,每一个人都盯着她,都祝福她。

  好朋友尔南(化名)知道阿尔克洛要轮番敬酒,便主动过来帮忙。
阿尔克洛平时不喝酒,那天,她被亲朋好友们的情绪感染着,端起了酒杯,一杯一杯地回敬,说着感谢的话语……

  阿尔克洛户籍在是美姑县,虽然在越西上的高中,但她仍需要回到美姑县参加高考。
考前一周,阿尔尔莫给她发来微信,提醒她找一家好的酒店,安心备考。哥哥阿尔曲布向成都蛋糕店请了假,从成都回来陪她参考。

  班主任吴小龙负责教授语文、生物、物理和书法课,课堂内外,他洞察着每个孩子心理上的细微变化。

  初中老师说她是傲雪

  她的承诺:把村里的孩子带出瓦吉吉

  干饭了,干酒了!

  阿尔克洛低下去的头,渐渐昂了起来,眼睛里闪耀着光。

  她被四川民族学院录取为少数民族本科预科(本土人才)。国庆节过后,她将开启自己的大学生活。

  自从爸爸去世后,阿尔克洛就别依赖哥哥。哥哥像爸爸一样,2020年正版通天报彩图,给她依靠,给她安全感。坐车时,哥哥会为他找一个靠近驾驶室又靠窗的位置,尽量减少颠簸带来的震动感,让她舒服一点,晕车程度减轻一点。在家里,哥哥会为她做饭,做她从来没有吃过的美食。同时,她又害怕哥哥,哥哥也像爸爸一样,在家里很有威严感,只要是哥哥说的,她都听。

  村里人起得早,离开时,叔叔阿姨们人都拉着她的手说,克洛,好好考!

  车辆沿着弯曲的道路前往大营盘学校。

  月亮落下去,太阳升起来,挂在蓝蓝的天上。到越西县城后,校园也越来越近了。一路上,她晕车厉害。近了,她努力睁开眼睛,打量着陌生的世界。

  这座校园建在大营盘村的半山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书写着汉彝双语的“越西县大营盘学校”大门;进入校园直行50米,一棵两人合围才能抱住的柳树,枝条低垂;再往前走,教学楼白色墙壁上,画着刚刚见到的那棵巨柳,枝丫上,挂着校园名师的照片。

  阿尔克洛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说,她相信有了第一个,就会有更多人通过读书走出这座悬崖上的彝家村寨……

  还记得那个初秋的早上,如钩的月亮还挂在天空时,他们就起床收拾行李,借着淡淡的月光,和村支部书记阿尔尔莫一起出发。双脚迈过上千台阶,到了峡谷,过了溜筒河,再沿河边的公路徒步……1小时后,他们来到美姑大桥,等候从美姑县城前往越西县城的客车。

  深知求学不易的她开始疯狂地学习。每天上课,她专心听讲,做好笔记;下课后,她缠着老师问问题。学校晚上9点钟熄灯后,她就在厕所旁的那盏路灯下看书。周末,别的同学去逛街买零食,她则留在校园里查漏补缺。

  阿尔克洛很感动,又很害怕,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如同山一般,砸向她。

  酒过三巡,阿尔克洛不再羞涩。她有点感动,人也激动起来,她冲父老乡亲们深深鞠了一躬,大声地说,我欠你们太多,这一辈子可能都还不清,等我好了,我一个拉一个,把村里的孩子带出瓦吉吉。

  走到在村口等车时,阿尔尔莫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他递过来一个红包,里面装着200元。
阿尔尔莫说,克洛,这个心意,你收下,赶考时买点水喝。

  哥哥不想扮演父亲的角色,总是对阿尔克洛说,你要学会独立,不要依赖我。高考前,哥哥还是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带上阿尔克洛从瓦吉吉出发去赶考。

  县城里,一排排楼房望不到边,楼房中间是宽宽的马路,花花绿绿的车来回穿梭。

  吴小龙找到阿尔克洛谈心,鼓励她不怕挑战,就当从零开始好了。

  9月11日,凉山州美姑县洛俄依甘乡瓦吉吉村的阿尔克洛终于盼来了大学入学录取通知书。

  晚风吹来,把阿尔克洛的话吹进每个人的心田,大家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盼望着,阿尔克洛和吉克曲一带给孩子们更多知识改变命运的力量。 【编辑:王禹】

  妈妈忙着招待客人,亲朋好友架起大锅,添上柴禾,煮肉、蒸饭、煮土豆、荞面粑粑……
瓦吉吉村的上空,弥漫着最香的彝家饭菜味道。

  7月23日,四川开通了高考成绩查询,阿尔克洛考了417分。她很失望,比预想的低了好多。老师安慰她,你这个分数应该可以上二本。阿尔克洛不想再回复了,找到一个角落哭了一会儿,然后擦干眼泪,装作没事的样子,把分数报给了妈妈和哥哥,同时请班主任老师帮忙填一下志愿。

  阿尔克洛不敢接下这份心意,她担心如果考不好,会让阿尔尔莫失望,让整个瓦吉吉村失望。阿尔克洛拉着哥哥,一路小跑着,逃离了阿尔尔莫的视线。

  阿尔克洛考了400多分!那几天,村里的人见到她的妈妈就说,你们好久请客?我们要来你家干酒哦!

  妈妈向亲朋好友们发出邀请:7月25日,请到我家来杀牛宰羊干酒,不醉不归。
从早到晚,客人络绎不绝,大都抱来酒,送上红包。阿尔克洛摆上一张桌子,坐在小板凳上,认真记下每户人家送来的礼物。一些老人送了礼就回家了,妈妈就把杀好的牛,分割成一坨一坨的,用口袋装好,让阿尔克洛挨家逐户回礼。

  母亲送她去外地求学

  很快,现实给她浇了一盆冷水。阿尔克洛性格内向,文化底子差,因为上课听不懂,她更加沉默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席秦岭雷远东

  3年后,阿尔克洛考上了越西中学重点班。离别那天,吴小龙为班上36个学生每个人写了一幅毛笔字,作为临别赠言。

  该村的吉克曲一则考上了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

Power by DedeCms